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28722位访客
通知公告:
集邮名家钟笑炉

        钟笑炉(1903—1976),集邮名家。现赤坭镇莲塘村人,18岁离乡别井到上海从商,与人经营“广东袜厂”。36岁时才开始集邮,并致力于邮学研究,成绩斐然,成为国际上著名的集邮家,给邮坛增添了丰富而又珍贵的邮品和邮识,对中外集邮界起着深远的影响。

 

 

卓有远见的集邮目标

 

        钟笑炉集邮是受到三件事影响的。他在1948年写的《十年集邮回忆录》中说:一是他的外甥女要他帮助识别外邮地名,使他对邮票发生兴趣;二是他的同乡黎庆云指导他怎样集邮;三是参加了上海新光集邮会的活动,提高了邮识。

        最令人称道的是,他一开始集邮便独具慧眼,并不尾随别人去追求早期(清朝时)的邮票,而是另辟蹊径,脚踏实地着眼搜集中国近代(民国时期)邮票。这看起来是舍难就易,其实是从实处入手,注重为别人所忽视的目标,远瞩未来。随着时光的流逝,终于显示出他独特的成绩。

        新中国成立前,钟笑炉集邮的11年正是中国的战乱时期,在国民党统治区、伪满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错综复杂的分割局面下,我国邮票发行千变万化,品类繁多,信息封闭,要搜集这时期各地区的邮票确实不容易。钟老着眼于此,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到洋洋大观的辛亥革命至解放初期各个地区各式各样的邮票和实寄封。他的存邮最丰富时达到八十多部,种类数以万计。为了保存邮集中的珍品,他特别慎重地寄存入银行,深恐损失或被窃。

        令人钦佩的是,在那硝烟弥漫的战乱中,他首先搜集老解放区邮票和邮讯。今天这些邮票和资料不单成了我国邮票的珍品,而且还是珍贵的革命文物。在他的邮集里,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邮票,有中华苏维埃邮政发行的邮票,也有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延安宝塔山图案的邮票和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西北邮政管理局发行的毛主席、朱总司令像的邮票……经他搜集和转让给国内邮家的老解放区珍稀邮票不下千枚,难能可贵。

 

 

研究中国近代邮票的权威

 

        钟笑炉不单有浩瀚的集邮品,而且编写了大量的邮票资料和集邮心得。他的数十部邮集多数经过分类整理,在邮票旁用密密麻麻的仿宋小字,对每一种邮票的发行日期、版式、印刷、暗记、纸质、颜色、背胶、齿孔都作了记载。他为了研究这些邮票,经常深夜不眠,是个十足的邮迷。

        1948年,钟老写成了《十年集邮回忆录》,把自己的集邮方法和如何研究邮票介绍出来,这本书成为我国集邮界的重要专著。

        为了促进我国集邮研究,钟笑炉还积极参与集邮组织和创办邮刊。1941年至1946年,他参加了当时国内最大的集邮组织——新光邮票会,并负责会刊的编辑发行工作。以后又创建了近代邮学研究社,开设近代邮票商店。1946年至1951年,他创办主编出版的《近代邮刊》是当时国内声誉最高,发行量最大的集邮刊物,共出版了72期。

        《近代邮刊》从第二期开始便在“新邮消息”专栏经常报道解放区的邮讯和邮票图案,引导集邮者注意收集解放区邮票。钟笑炉报道的解放区邮票范围甚广,包括东北、西北、华北、华东各大区,其中有极其难得的资料,如晋察冀边区抗战胜利纪念票,苏中区的平、快、无齿孔、无面值票,山东的朱德和毛主席像票、烈士纪念碑票,东北区各种纪念票。

        当时上海处于白色恐怖下,钟老是出于爱国、爱党的热心,以极大勇气来报道解放区邮票的。有一期“新邮消息”中,他在刊登毛主席、朱总司令像邮票图案的同时,还刊登了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的漫画,实在令人钦佩。后来终因激怒了反动派,1948年,钟笑炉被国民党特务抄了家,为了让《近代邮刊》办下去,他才被迫停止报道解放区邮票。他曾经在《告读者的话》中疾呼要求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有“免于恐怖的自由”,表示抗议。

        1949年,上海解放,钟笑炉如久旱逢甘露,感到党给集邮事业带来了光明,更加废寝忘餐,争分夺秒整理邮票资料,编写出《解放区邮票丛谈》长篇连载在《近代邮刊》上,比较详细系统地介绍了区票的种类、图幅、图案等内容,同时还有四色套印大量介绍解放区的新邮票。他还不辞劳苦地四处走访来自解放区的干部、指战员,了解区票发行的资料,认真记录整理、剖析、研究、撰写了《中国人民邮政邮票图鉴集》。

        钟笑炉爱国、爱党、爱邮的进步表现,受到了同行的器重,也受到党和政府的尊重。1956年公私合营后,他担任了上海邮商行业大组长。1957年他以集邮家的身份被邀请参加中共上海市委召开的宣传工作会议。1959年,他又被邀请赴京参加国庆十周年邮票展览的筹备工作。

        钟笑炉的集邮实践活动,使他成为我国第一个致力于研究近代邮票,特别是研究解放区邮票最有成效的人。日本水原明窗、香港杨乃强、上海刘广实等许多中外集邮家编著中国近代邮票书刊、图鉴,都离不开钟笑炉的资料和研究成果作蓝本。他被公认为研究中国近代邮票的权威。

 

 

高尚的集邮道德

 

        钟笑炉将半生的精力,专心致志于集邮和集邮研究,完全是基于对集邮事业的无限热爱,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受到集邮界同仁的称颂,这表现在:

        第一,他对研究邮票的成果从不视为私有或作为谋利的手段。他每整理出一部分资料,甚至搜集到一条邮讯,都及时撰文发表,公之于众,让更多的人去注意搜集邮票作为研究资料。如马任全、王纪铎、张包俊等老一辈集邮家都曾是钟老的集邮挚友,并获得钟老提供的集邮研究资料。

        第二,钟老在集邮的同时还开设邮票商店,经营邮票生意,其宗旨也是为了收集珍贵邮品,从不居奇索取暴利。他知道一个人有限的财力不可能尽情搜罗邮票,通过经营,只要票得其所,他就拍下图鉴,毫不吝惜地把珍品以合理价格出售给能保护好珍品的集邮者。别人出售邮票给他,发现售主不识珍邮时,他便如实相告,按照珍品价格付钱。对那些以假乱真的不法邮商,他从来都十分憎恨。如上海的不法邮商钱万能伪造了数以千计的解放区票骗钱,钟老便在《近代邮刊》上及时进行揭露,使集邮爱好者不致上当受骗。

        第三,钟老献出珍贵邮票和手稿的精神很值得我们赞颂。他丰富的邮票和研究邮票的手稿,在“文革”时已被抄尽。1976年1月他含恨逝世,在临终前,曾嘱家属和集邮挚友,将来如能退回邮票和手稿,全部要献给上海市集邮协会。“四人帮”垮台后,他的一部分邮票和手稿已得到退回,他的夫人和子女已遵照钟老的遗愿办理。上海市集邮协会在老集邮家马任全先生的监证下,已不定期举行拍卖钟老献出的邮品,把收入的款项设立了钟氏集邮基金,用于发展上海集邮事业,实现了钟老的遗愿。

 

 

热心培养新人

 

        钟老对于培养集邮爱好者也是不遗余力的,现在的好几位老集邮家过去就是在他的指导下成长起来的。如曾任《上海集邮》主编的邵林,少年时也是跟钟老学集邮的。钟老有一段时间每星期日从银行中取出一部邮集给邵林等后辈观看,教他们认识中国近代邮票整理、研究方法。贵州省集邮家曾宪文也曾经在集邮入门时受到钟老的启蒙。1950年10月,曾宪文只有16岁,慕钟老之名去信请教,钟老不嫌无名小辈,迅即回信,指导曾宪文专集中国邮票。并详细阐述如何搜集、洗票、量齿、识版和分别纸质等知识,写了四页多信笺,还寄赠《近代邮刊》给曾宪文。以后鸿雁往来,钟老又指点曾宪文将集得的邮票结合报刊介绍的内容来学习,通过集邮增长见识;并教曾宪文扩大搜集解放区邮票及解放初期所在省发行的邮票和加盖票;还建议曾宪文用复品与人交换、结交邮友等,使曾宪文卓有成效地进行集邮和集邮研究。现在全国知名的集邮家刘广实也是钟老的门徒,刘广实研究集邮的许多资料是钟老供给的,刘广实不忘钟老的教益,曾经致力整理钟老的遗稿。直至今日,钟老的集邮研究资料、著作仍受到中外集邮家的重视,被广为传抄和引用,指导着中国近代邮票研究工作的深入发展。

        老集邮家、研究中国近代邮票的权威钟笑炉先生已经离开我们30多年了,然而他为中国集邮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他的爱党、爱国、爱邮的精神和锲而不舍、废寝忘食、不畏艰险、精心研究邮票的态度和作风,以及高尚的集邮道德,永远为广大集邮爱好者所敬佩和学习。

 

(陈棣生)

相关资讯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