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1058029位访客
通知公告:
抗日将领谭生林

        谭生林(1903—2007),字作揖,现炭步镇藏书院村人,出生于广州。十七岁投笔从戎,先后在护国军讲武堂、粤军讲武堂、第四军军官教导队、中央陆军军官训练团学习受训,并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学习。毕业后在孙中山领导的粤军一师(师长李济深)当排长,参加了北伐战争。抗日战争期间,历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少将副师长、代师长、西江南岸守备司令、鄱阳湖西岸守备司令、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广州行营少将参议等职,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抗战胜利后任顺德日俘管理所所长、广州花县同乡会监事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花山水利委员,榕塞河水利委员、巴江中学董事长、广州谭氏宗亲总会监事长。2007年10月30日病逝,享年104岁。

 

 

北伐“铁军”的由来

 

        1926年,谭生林参加北伐军第四军,任排长、连长、营长,攻打武昌城时,担任攻打通湘门第三队爬城队队长(又称敢死队队长);武昌城非常坚固,城高池深,易守难攻,攻击一日一夜攻不下,部队伤亡惨重,牺牲达1500人,经过围城奋战了四十天才攻下。此役第四军俘虏了湖北督军陈嘉谟及师长刘玉春,并执行处决,可惜没抓获大军阀吴佩孚,被他从武胜关逃出。攻下武昌城后召开庆祝大会,全城欢欣鼓舞。武昌钢铁工人用铁铸造成“铁军”两个大字,送到庆祝会场,恭祝第四军成功。四军深受老百姓爱戴,称赞铁军精神为“铁脚、马眼、神仙肚”;纪律严明,作战勇敢,这是四军又名铁军的由来。

 

 

严阵以待日军挑衅衂

 

        1937年,谭生林在李汉魂率领的一五五师当团长,兼汕头市防空指挥官。当时有一名叫青山青的日本浪人在汕头市滋事犯法,被汕头市公安局依法扣留。日本借口说我国无理扣留日本侨民,在1937年6月6日蛮横无理地开来四艘军舰,直驶入汕头市内海面游弋,并脱下舰上的炮衣,耀武扬威,要求我方赔偿道歉,目的使我方屈服。这时上峰来电指示:“要妥善交涉,妥善处理,不要先开枪。开了第一枪,于国家无补。”作为汕头市指挥官的谭生林全权负责此事。他按上峰指示当即宣布汕头市戒严,封锁马屿口的港口瓶颈,并布置水雷,令炮兵进入阵地,步兵也准备作战,做好一切作战准备,决不能让日本人阴谋得逞。日人见我方有所准备,知道一开火,四艘军舰均在我火力之下,一艘也逃不出去,便仓皇逃窜了。

 

 

赠医施药,制止械斗

 

        1936年,谭生林任155师李汉魂部929团上校团长,驻防潮阳县城,并兼任潮阳、惠东、南山、普宁四县警卫队训练主任。潮阳是侨乡,地方富庶,水陆交通方便,距汕头二三十分钟车程,但曾发生几次抢车劫客事件。谭生林严令地方加紧缉凶,在案发当地悬红缉凶,不久都破案,治安好转。那时,当地并没有设置卫生院,谭生林将悬红缉凶的赏金全部拨给地方政府成立卫生院,为平民赠医施药,当地人士要求立碑纪念,被谭生林婉拒了。

        当地人因水利没有搞好,争水灌田械斗事件时常发生,并有人员伤亡,谭生林见此遂召集地方乡绅及乡保长等数次开会,研究对策。谭生林表明他非地方官亦非本地人,也无田地在此,便获得群众一致信任。谭生林派出专业人员会同各有关负责人将各处分渠口,与受益人口的比例调查清楚,用水泥建石碑固定水流量,水利均沾,制止了械斗,得到当地人一致好评。

 

 

攻打罗王砦

 

        1938年,李汉魂升任军团司令,谭生林亦晋升为四六三旅旅长,开赴陇海线作战。徐州会战,在罗王砦一役中,谭生林部担任主攻。罗玉砦位于河南省,靠近陇海铁路,它是徐州外围通向西面的一个重要交通要道。由于交通被日军切断,大量的物资不能向西运出,故攻打罗王砦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和战略意义。当时我军已进入阵地,准备攻击,但至夜晚,谭生林突然接到上级通知:“兰封失守。你们处境危险,如到天亮很容易被敌人包围,命令你们部队连夜撤离。”但退到哪里?上级又没有指示,谭生林见此情形,想到155师不被敌人吃掉也会就此散掉,于是自告奋勇,对几个团长说:“我不走了,我掩护你们走,你们可撤到后面的北方平原,那里有几座大村庄,有树林,你们立即占领那里,收容部队。我则去找上司29军团长李汉魂联系,请示如何处理。”当时李汉魂正在召开北方军、师长军事会议,第二天,李汉魂即召集紧急会议,问谭生林怎么办。谭生林说:“不要紧,我们没有损失,一枪一兵都无损失,我们可以迅速再进入那处等候攻击罗王砦。”李汉魂当即表示同意。会后,谭生林布置妥攻击位置。又派侦察员侦察地形,命令重机枪连连长陈仲平,进入村屋关上门凿枪炮眼,防止骑兵入屋。陈仲平遵照指示去做,结果不出所料,北方一队骑兵由大路开来增援,我重机枪连的四挺重机枪发挥强大的威力,向敌人的骑兵猛烈攻击,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死伤惨重,罗王砦的敌人无法增援。当时谭生林是副旅长,临时兼团长亲上前线指挥作战,同营长张则中在麦地并肩厮杀敌人。经过几番苦战,罗王砦被攻下,他和张则中营长都负了伤,而且伤势较重,由警卫背着回部队营地。此役,副团长陈公任和许多战士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攻下罗王砦固然是军事上的胜利,不但救出几百列火车,使大量的物资可以从徐州向西运出,但政治意义比军事意义更重大。因日军扬言:“日军的据点是不可能攻下的!”结果这个谎言被打破了。

 

 

韶关大疏散的背后及连阳剿匪

 

        1939年冬,韶关人民正准备过新年,日军藉此机会意欲大举进犯(韶关是当时广东省省会)。日军前锋已到达马坝。马坝距离韶关约30华里, 当时省府宣布紧急大疏散。但又传日军忽然退却,人们当时都莫名所以,其实是谭生林部突攻其后尾,在花县国泰攻击日军后路,连续四天四夜,敌人伤亡甚大,不得不原路退回。抗日战争中期,战事进入相持阶段,广东指定连阳地区为抗日大后方根据地,不少机关都迁移到连阳大后方。当时谭生林被任命为连阳自卫队总队长,负责连县、阳山、乳源、连山四县。连阳地区,山深林密,土匪甚多,交通不便,治安甚差。土匪以大东山、大龙山、天井山等几个大山为匪窟,为患周边地区。谭生林认为要搞好抗日根据地,建设好大后方,首先要把治安搞好。于是亲自指挥深入虎穴,摧毁这些贼巢。他采用剿抚兼施的办法,对贼人宣布,投降立功受奖,顽抗只有自取灭亡。结果,贼人纷纷投降。地方治安搞好,地区经济也开始繁荣,交通也很畅旺。

 

 

日俘管理处主任

 

        抗战胜利后,广东成立了顺德日俘管理所,谭生林调任第二方面军司令部(张发奎部)少将参议兼任顺德日军战俘管理处主任。在任期间,谭生林利用日俘工作,派出日俘8000人到中山、顺德修筑中顺大围。这条大围使中山、顺德两县的农田不受洪水威胁,不受水浸,使两县的农民受益。1946年春,日俘遣送完毕,谭生林被定为第一批退役军官。从此便从商,与人合股经营航运,有利民、顺昌两花尾渡航行广州——梧州。

        与此同时,谭生林热心家乡公益事业,创办巴江中学(即后来的花县第二中学),被推为董事长。他还个人出资,计划修筑中洞水库等。

        新中国成立后,谭生林闲居广州,1979年赴美,全家侨居亚利桑那州。

 

(黄棣光)

相关资讯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