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56480位访客
通知公告:
抗日名将宋士台

        宋士台(1894—1953),现赤坭镇锦山村人。著名的爱国将领。祖父宋怀美、父亲宋维钊均曾在清代任五品官。7岁时由伯父宋士廉带回广州抚养,以后就读广州黄埔陆军小学堂和武汉军官预备学校。1919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科,随即参加国民革命军,由少尉排长逐级升至中将师长。他治军严明,廉洁奉公,屡立战功。1946年退役,在广州经商,并致力于家乡建设。

 

 

治军严明 廉洁奉公

 

        宋士台从军后,始任民国护国军第二军属下排长、连长,后升至国民军粤军二师五团属下营长;1928年再升任国民军第八路军第二师四团团长,1936年又升任第四路军二师六旅旅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升任第四战区六十六军一六○师少将副师长;1938年,他因战功显赫升任中将师长;1943年任第七战区惠淡守备区指挥官;抗日战争胜利后,调任广东绥靖公署高参;1946年,他主动退役在广州从商。

        从上述可知,宋士台将军由少尉排长逐级升至中将师长,可谓一步一个脚印,全凭自己忠于职守,脚踏实地而步步高升的。宋士台将军原部下60师工兵连属下排长、如今95岁高龄的刘连湖(后升至副团长)回忆说:“有一次,师部命令我连建一个指挥所的掩蔽室,宋士台将军穿着没有佩军衔标志的普通军装和随从人员亲自到我排工地检查,我和士兵们正在吃饭,不认识宋将军,也没有向他行军礼,只是站着听他指示。宋将军毫不介意,也没有高官的架子,他对我们交代完工作任务即离开了。傍晚时分,他又亲自送洋蜡烛给我排照明用,还了解建工事的进度。临走时勉励士兵一定要按要求建好周密的掩蔽室,不能透一丝光,以防日机空袭。”事后,刘连湖和士兵们才知道他就是师长宋士台,大家不禁赞叹宋将军真是个工作细致深入的好上级。刘连湖还说,宋士台将军历来治军很严,但不随便斥责下级,而是耐心教育和帮助,军中广大战士都很拥护他。

        宋士台从军后,早期任排、营长时,他训练军队,不单发号施令,而且以身作则,对难度大的动作还亲自示范。有一次野外拉练,要在泥泽地前进,有些士兵行动迟缓,面有难色。宋士台立即身先士卒奋身跃进,士兵们见到排长冲锋在前,立即振作精神奋进。在生活上,他也常和士兵们打成一片,对士兵的住食关怀备至。他从不克扣军饷,也不准别人贪食。有一次,他发现管伙食的炊事兵暗中多食多占,立即严加管理教育,罚记小过。还有一次,他率领的队伍至广西宾阳庐圩宿营时,炊事员借用民锅,不慎打烂,宋士台发现,立令军需处赔偿给锅主。按规定,他当营长时,伙食标准较好,但他有时却下到连队与士兵一起用餐。平时生活也很俭朴,尤其是升任到中将师长时,也保持廉洁之风尚,有些下级军官来巴结他,送上礼物,但遭到他严词拒绝。他在军队中共度过28年,退役从商时也没有很多积蓄,只是做些小生意,连商店、住所都是租的,没有什么值钱的固定资产。

 

 

请缨杀敌 英勇善战

 

        宋士台1919年从军后曾参加过北伐战争,1936年已积功升至少将旅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初期他率一个旅驻防海南岛,得知国民军在淞沪和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惨重,他深感国难深重,便书呈总司令余汉谋,以“国都沦陷,友军伤亡惨重,国难当头,正是军人报国良机”为由,请缨赴前线杀敌。余汉谋认为宋士台爱国热情高涨,精神可嘉,准其所请,派他任一六○师少将副师长。他在1938年春到南昌就任,从此在抗日战线上精忠报国,大显身手。

        宋士台将军到任南昌时,侵占南京的日本侵略军,投入5个师团的兵力和鄱阳湖浅水舰10多艘,飞机几十架,企图侵占南昌,进攻武汉,于1938年7月底攻占九江。宋士台率一六○师,会同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和六十四军一五五师、一五六师在九江之南,沿老门至马四岭一线阻击日军。日军伤亡颇多,难以进展。8月中旬,日军又在星子(庐山东南麓鄱阳湖边)向东西孤岭猛攻,一六○师处于敌军进攻正面,宋士台面对强敌,亲临前线指挥,多次全线出击,打退日军进攻。这几次阻击战,虽然国军因武器落后,伤亡很大,但展现了我国军队不畏强敌、英勇奋战的抗日救国的精神。

        日军在九江遭到阻击后,又于同年9月中旬,集结主力向庐山中央突破,主攻五老峰、归宗寺、金轮峰,企图一举夺取庐山最高点向两翼包抄。宋士台将军在汉阳峰指挥这一次歼灭敌军的战役。他派出侦察兵查得日军的路线后,立即从自己率领的一六○师中派出两个营在金轮峰埋伏,另派两个团在金轮峰两翼,专候日军的到来。日军先遣部队试探性地进入金轮峰山谷,不见抵抗,以为前进无阻,于是大部队跟进。宋士台部队见日军进入到包围圈中,立即发起进攻。山中伏兵打乱了日军的阵脚,金轮峰两翼的国军也包抄过来,把日军进攻金轮峰的两个大队团团围住,将其全部歼灭。清扫战场,俘获日军军官1名,士兵12名,死伤400多人,缴获小钢炮、重轻机枪10多挺,步枪400多支。随后,宋士台将军率领一六○师和一五九师联合作战,在万家岭战役又痛歼日军松浦师团。这两次战斗的胜利,震惊中外,史称南浔战役。叶挺将军贺电称:“抗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立。”(指南浔战役与平型关战役、台儿庄战役同为我国在抗日战争中取得重大胜利的三大战役),六十六军一六○师和一五九师被我国当时的军界称为“钢军”,宋士台也因战功显赫而由少将荣升为中将师长。

 

 

反对内战 退役经商

 

        1930年,宋士台任团长时,奉命入赣,进驻南康参加“剿共”,当时他对国民党的反共政策不大满意。皖南事变后,他对国民党反共行径更心存反感。抗战结束后,他见到蒋介石公然挑起内战,感到不满,恐怕自己被卷入内战之中,于是在1946年底,以身体有伤为由,主动请求退役,在广州经商。他曾说:“抗日杀敌,义不容辞;日军投降,我亦理应退伍。”他刚退役,时任国民党广州警备司令叶肇(宋士台任师长时的上级,又是保定军校时的同学)曾极力邀宋士台出任广州警备副司令职务。时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也是宋士台在保定军校时的同学)亦多次邀宋士台出任广东省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宋士台对这些邀请均一一谢绝,坚决解甲从商,不为蒋家王朝效力。

        他退役经商后,对家乡花县的建设多次热心支持。如赤坭区筹建巴江中学缺乏资金,他便找到当时的花县县长杜湛津(宋士台在一六○师任师长时,杜湛津曾是他属下的政治部主任)支持解决,使巴江中学由民办中学转为县立中学,经费全部由县政府拨给。

        1949年10月花县解放后,宋士台被错杀。1985年12月24日,花县人民法院为他公开平反,并肯定他抗战中屡立战功,是一位爱国爱民的人士。宋士台将军在港的亲属当日回乡参加了平反大会,他的儿子宋绍炯被安排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花县委员会任副主席。2004年9月18日,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锦山村1000多人参加了抗日将领宋士台将军铜像安放揭幕仪式。时任花都区人大常委主任麦忠民和区政协主席黄水记和赤坭镇党政领导、锦山村委会领导、宋士台将军的友人、遗属和群众一起参加了仪式。有关宋士台将军得到平反的消息和他廉洁奉公、英勇抗日、爱民爱乡的事迹在《南方日报》、香港《大公报》、《广州日报》和《花都文史》等各种报刊上曾经进行了广泛报。

 

(陈棣生)

相关资讯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