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1055418位访客
通知公告:
木业巨子罗锦煌

        罗锦煌(1914—2011),马来西亚木业和锡矿业巨子。出生于花山镇红群村,1936年到马来西亚发展。1988年荣获“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1994年,成为花都市第一批荣誉市民。

 

 

嫉恶如仇

 

        罗锦煌的父亲叫罗文坚,是个仗义耿直的人,向来喜欢济贫扶弱,因此深得四乡村民的尊敬。父辈的义举,在罗锦煌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父亲对他要求很严格,从小不准偏离正轨,正是这种模范家教,为他日后在事业上走向辉煌奠定了坚实的根基。

        罗锦煌和他的父亲一样,乐善好施,济贫扶弱,一身正气,疾恶如仇,从小就好打不平,在当地享有很高声誉。

        罗锦煌17岁那年,广东省当局要求花县民工建筑广花公路花县路段。县长见花城附近也就是罗锦煌家所在的乡村路段未建成,就不问青红皂白,将负责修路的人抓进花城监狱。被扣押者家属胆战心惊,有的登门请罗家人解救。罗锦煌见此情景,十分气愤,于是独闯公堂质问县长:“你为什么乱捕人?”县长恼羞成怒,拍案而起,指着罗锦煌说:“岂有此理,明明违反命令,还说我乱捕人!”罗锦煌反驳说:“我们负责建的路段,限至12月30日完成,今天才是12月8日,还有20多天期限,未过期就捉人,这样出尔反尔不是乱捕人是什么?”县长理屈词穷,哑口无言。罗锦煌乘胜追击,要县长当晚放人,县长只好下令狱官当晚全部放人。

 

 

智斗奸商

 

        1937年8月,罗锦煌与一个名叫游奇的华人在马来西亚合作开采山林,并成立了股份公司,公司股份两人各占一半。游奇当经理兼管财务,罗锦煌则管工兼文书。半年时间左右,公司经营显示亏本,于是,游奇就跟罗锦煌提出:“公司亏本无法运转,你要退股。如果不退,限至明天12时,以投标方式取决。但投标前要拿出30元现款做押金,如你无押金,我游奇以一元钱得标亦算有效。”很显然,游奇是以罗锦煌没有资本来威胁他退出公司。罗锦煌听到这种十分野蛮的话,义愤填膺,但因身无分文,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罗锦煌明白,跟这种无赖的人争执是没有结果的,因此,他向游奇说:“公司开办了几个月,你扣押我累积的薪金47元多马币还没有支付,我哪里拿得出30元按金?如果你把这个钱还给我,我马上付出30元作投标按金。”游奇十分狡猾,对罗锦煌说:“明天开标后,就结清你的薪金。”这种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明明是在逼罗锦煌退股。

        其实,这件事游奇蓄谋已久。在合股开公司期间,游奇就对罗锦煌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头一个月,他给自己定的月薪是36元,罗锦煌的是30元;从第2个月开始,以生意难做为由,一再压低罗锦煌的薪金至24元,到第6个月,罗锦煌月薪只有8元。那时,罗锦煌刚结了婚,有了家庭负担,游奇出此绝招是令罗锦煌难为家计,无力与他竞争。但罗夫人清楚游奇的诡计,便每天进入山林担柴以减轻家庭负担。游奇又故意压低罗夫人的工钱,担一个月才赚了2元4角钱。在游奇看来,罗锦煌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肯定拿不出30元现金做押金,眼看合股公司明天就归自己所有了。

        罗锦煌看穿游奇奸诈的心理,决心要把公司投下来。遂连夜骑自行车去端洛找一位贩卖木材的花县籍人邓檀借了30元钱,终于解了这燃眉之急。罗锦煌按时参加投标,投标结果:由于游奇轻敌,罗锦煌顺利中标。

 

 

艰苦创业

 

        罗锦煌将公司接下来以后,便踏上了艰苦的创业之路。虽然在开始阶段就遇到很多困难,以至受欺诈、被凌辱的事件接踵而至,但他顽强地坚持了下来。经过努力,他获得一片山林开采权,不到一年就赚了2800多马币,第二年赚了3800多元。到了第四年,他的木材生意越来越好,为了发展生产,他买了一辆二手小汽车,添置了生产设备,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生意越做越大。

        但是,世事多变,好景不长,正值生意日益火红的时候,日军大举南侵,占领了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地,使罗锦煌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资产几乎化为乌有。日军为了侵略需要,强迫持有木材生意经营执照者照常营业,违者财产充公兼罚款。罗锦煌只能向别人借贷,继续经营下去。在日本统治马来西亚3年零8个月期间,虽然罗锦煌的木材生意有一些收获,但当时使用的日本军用券日益贬值,到日本投降后,军用券完全变作废纸,罗锦煌的所有资产在刹那间蒸发了。幸好罗锦煌未雨绸缪,棋高一着,在日军占领期间,把抗腐的上等木材藏在大山林里,待价而沽。日本投降后,正好卖了这批木材以作新的发展资本。

        战争结束后,罗锦煌恢复并进一步发展木业生产。1953年,他将自己的锦昌电锯板厂有限公司从一个叫甲板口的地方迁到了另一个叫万里望的地方,并且扩建了厂房,购置了大量先进的机械设备,采取现代化管理方法,生意越做越红火。由于他经营有方,又得到吉兰丹州州务大臣的赞赏和支持,批准25万英亩山林让他开发。1964年,经过近30年的摸打滚爬,他创办了东南亚木业有限公司,拥有员工2000多人,很快挂牌上市。他悉心经营,将这个企业办得红红火火,闻名遐迩,成为当时马来西亚木材业的表率。在以后十多年里,他创立了大东方木业(夹板)有限公司、罗门控股有限公司等6个木业公司和5个锡矿场,积累了巨大的财富。

        1970年以后,罗锦煌敏锐地察觉到马来西亚的锡矿资源已经面临枯竭,采矿业将逐渐演变成“夕阳工业”,于是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方面的投资。事实也正如他的预料,马来西亚的采矿业在他放弃投资后不久就逐渐走向衰落,这充分体现了一个优秀企业家独到的眼光,也让他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能够全身而退。当马来西亚的股市达到最高峰的时候,有人提出要收购东南亚木业机构和他的股权,这时东南亚木业股价价位很高,但罗锦煌已敏锐地看到这一辉煌背后隐藏的危机,他预感到马来西亚的森林资源日趋短缺,加上环保限制等因素影响,木材业的前景不可乐观。于是他当机立断,决定在股价高的时候将东南亚木业机构股权转让。这一举动让他又赚了一大笔巨款,充分显示出他有深谋远虑的睿智。

 

 

强烈的爱国情

 

        罗锦煌身居异国,但他的心始终和祖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早在1972年,中马还未建交,他就冒险迂回祖国观光。

        罗锦煌有着一颗非常强烈的爱国心,他一向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心支持国家和家乡的建设事业。20世纪70年代初期,罗锦煌就开始捐汽车和物资支持家乡建设。80年代初期,他捐资给花县人民医院建了一幢医务大楼,叫文坚楼;80年代中后期,捐资给花城中学建了一幢实验楼;90年代初期,捐资给秀全中学建了一幢办公楼,叫锦煌楼;还独资在家乡建一所小学文坚学校;修筑了两条水泥路,捐资给花县师范学校充实现代教学设备。此外,他还捐资支持中国的航天事业和亚运会等。他认为,要使国家富强,必须优先办好教育事业。

        据不完全统计,多年来,他捐给家乡花都和祖国各地支持各项事业的款项达到1000多万元。

 

 

晚年继续读书学习

 

        罗锦煌的文化程度不高,只在乡下读过6年私塾,但他深深地体会到教育的重要性。为此,他在繁忙的生意之外总是拼命地读书。罗锦煌有一个相当宽阔的书房,文房四宝齐备,最为瞩目的是他的书橱里摆满各种文史书册,藏书包括《二十四史》、《资治通鉴》、《中国通史》、《孙子兵法》等书籍。他在工作之余,勤于博览群书,不断吸取知识营养。

        一讲到中国历史,罗锦煌就滔滔不绝,侃侃而谈,尤其对近代史实,更为娴熟,如数家珍。他天天阅读报纸杂志,了解国际政治信息,并具有深度的分析。他很关心政治,但从来不参与政治活动。有人问他:“你这么大年纪,还天天看书学习,阅读报纸杂志,为了什么?”他回答得也很简单:“上了年纪还读书,不为别的,而是一种实际需要。”是啊,活到老,学到老。直到80多岁高龄时,罗锦煌还孜孜不倦地阅读各类书刊。这也让人明白了,即使他到了耄耋之年,还能保持思维敏捷、思路清晰、记忆力强的真正原因。

 

(陈峰)

相关资讯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