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56463位访客
通知公告:
拿起笔杆子来战斗
—— ——诗词联曲实录下的花县抗战
刘浪

        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了卢沟桥事变,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10月23日,日军攻陷广州。同年11月7日,日军由从化太平场入侵花县,从此花县成为半沦陷区。1945年10月8日,驻花县日军全部缴械投降,花县光复。在日军侵占的6年又11个月时间里,日军在花县这块土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勇敢的花县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不甘于被奴役的命运,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除了拿起枪杆子,武装反击外夷入侵外,还拿起笔杆子,借助中国传统的诗、词、联、曲等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文艺形式,揭露日军暴行,激励全民抗战,并抒发抗战胜利之后的感怀和喜悦心情。

一、暴行篇:日本仔,真抵死

        1938年10月10日,日军飞机第一次轰炸花县。入侵后更轮番飞向全县各处狂轰滥炸。此外,日军还成立放火队,携带黄磷液等助燃之物四处放火,所到之处,稍有抗拒者必遭毁村惨剧。炭步镇华岭村遭日军侵袭,光禄大夫家庙(骆秉章生祠)被纵火烧毁,全村惨死38人。村民骆德堂父、兄被杀,自己也被刺12刀,九死一生才活下来。令人发指的是,日军还在花县专门设了鱼钟潭、黎家庄、新街德丰石灰窑、南阳庄、龙翔市(即清布村)五个杀人场,屠杀无辜的手段非常残忍,稍有对抗者,见人就杀。日军还从驻地四出窜扰,无恶不作。有时借口入村搜索游击队,肆意抢掠财物。如有不顺,便行杀戮,其手段异常毒辣。莲塘村就有数十名农民,被诬指为“逆民”拉进祠堂,先用橡皮管从鼻孔灌进辣椒水,等腹胀以后,日军再跳上去用脚狠踩取乐,直至不少人腹裂死去。日军还强拉民夫,修筑工事,运输武器粮食,发现逃跑或不服分配,即被拉去作靶子练习射击。花东石角附近有一个“千人潭”,不少村民被日兵杀后便把尸体抛下潭去,所以这潭也被称为“冤魂潭”。日军还与汉奸走狗勾结,强迫或诱骗农村妇女入军营“慰安所”作军妓,给官兵淫乐。在入村骚扰中,日军遇到归女,往往肆无忌惮地强行奸淫。花东大东布村刘氏母女两人同被一群兽兵轮奸,后母亲含羞自尽;女儿年仅十四、五岁,直到解放后很多年,也因为名声不好一直嫁不出去。

日军飞机轰炸花县

日军飞机轰炸花县

 

日军进攻花县

日军进攻花县

 

清布日军杀人场

清布日军杀人场

 

被捅12刀死里逃生的骆德堂

被捅12刀死里逃生的骆德堂

 

        日军暴行令人发指!沦陷期间,花县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离乡背井,可谓愁云惨淡,草木含悲。当时民间流传着一首诗歌写道:“日本仔,真抵死!铁鸟乱咁飞,随处咁屙屎,熏天兼烂地,扫射轰炸随佢意,同胞遭难实凄其!无衣无食触目是,想来不觉泪霏霏!屋宇楼房被炸毁,父母兄弟各分飞。野菜挖尽冇得食,夫妻儿女痛别离。冷毙路头真惨事,饿死街边至堪悲!家破人亡哭无泪,国人切不可忘记!必须把仇报,快快莫延迟!合力杀到东京去,食倭奴肉寝倭皮!”

        在另一首名为《雪国耻》的诗歌也写道:“日本仔,真抵死!炸我房屋毁我圩,杀人放火加拉人,奸淫抢劫样样齐,同胞父老皆罹难,家破人亡真惨凄。要报仇,雪国耻,拿起刀枪拼到底!”在《走国难》诗歌中写道:“四处走国难,一日无一餐。救济救不了,饿得真交关。飞机大炮手榴弹,炸得手断脚又瘫。”在《逃倭寇》中写道:“正月十四逃倭寇,三兜松处有人流,炮火连天石龙头,东面个边田療走,石基阻挡转回头,社岗全掂田心走,米面六畜兴仁有,国泰兴仁算运够,油榨赶来胡岭痞,明日起程经洞口,走到沙杭就掘头,楠术岗来难民有,来到梁屋真系够,水平坐落透一透,三路敌人进会芦包口,国军包围寇就走。”在这一首诗中,连用了十六个地名,反映了当时的花县人民在日军暴行下无家可归,无路可走,朝不保夕,命悬一线的悲惨境遇。

日军在花县行动概要图

日军在花县行动概要图

 

日军在花县扫荡

日军在花县扫荡

 

日军侵占花县地图

日军侵占花县地图

 

        花县抗战中,仅惨死于花城的人就有五百多人。抗战胜利后,1946年10月,花城乡民为了追悼亡灵,打醮七日七夜。当时的《花城建蘸小引》对花城惨状的描述,可谓字字含悲,句句催人泪下:

        盖自倭奴肆虐,珠海翻澜。惟花县首当其冲,比穗垣更膺其毒,珠海竟成血海,市场半是屠场。八载于兹,百凶罹尽。或渡鸿沟而贾祸,或避凶险而失踪,或抱璞玉碎而宁甘,或逃狼而穷途莫脱。甚或饔餐才罢,全家入枉死之城;谈笑未终,合座饮无情之弹。往往尸横血泊。尚嗔游子不归;时时梦绕香闺,岂料良人永诀。此实贤妻良母之所同悲,抑亦义士仁人之所共愤者也。

        今者倭皇服罪,国土重光,人群既兴乐土之歌,而国殇尚缺招魂之赋。揆诸情理,敢谓公平,爱集同人,提倡斯募,不徒追悼,还以超升。借昔日行政之区,斋其奠;荐历岁沉幽之灵,无男无女。魂有所归,乃无厉作。人之欲善,谁不我欤?所愿义举同襄,善缘广结。提来仙笔,术无吝乎点金;营就法坛,义且同于封墓。将见烦冤新鬼,深铭结衔之恩;残破故城,永感祓除之力矣。是为引。

        此文原作者为准?已无法考证。虽“小引”后段有一定的封建迷信色彩,但前段字里行间,述日寇之罪恶,历历在目,留下了永久的历史见证。

末代探花商衍鎏

末代探花商衍鎏

 

        清末探花,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商衍鎏,原籍北兴镇水口营村。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看到日寇入侵后国家危在旦夕,各地民不聊生,自己也是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于是写下了《避寇扬州次尧韵奉答》一诗,诗曰:“惊沙卷雨逆风吹,紫燕垂堂乱幕维。四海龙蛇嗟陆起,千山虎豹痛亲知。扑尘席帽关何远,异地音书骨肉迟。敌忾同仇家国感,情看朗月被云欺。”表达了他对日本侵略军的无比愤怒和炽热的家国情怀。

二、内战篇:朝代不改变,百姓定遭殃

        花县地处广州北郊,是广州的外围;又居粤汉铁路南段的重要站点,由此直上韶关,通往湘桂,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广州沦陷后,花县便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广州沦陷前夕,驻防部队是余汉谋所率的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司令部和所属152师、153师、158师。日军进攻时,余汉谋部沿广花公路经花县向北撤退。日军攻进增城后,一路直犯广州,一路进犯从化、花县,企图切断广州至韶关的联络,其进军势头凶猛,而国民党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只能节节败退。面对局势,老百姓气愤难平,于是民间开始一句顺口溜:“余汉无谋,吴铁无城,曾养无甫(谱)”,说的是余汉谋身为国民党第12集团军总司令,却作战无谋,屡打败仗;吴铁城是当时广东省府主席,竞丢了省城;曾养甫是当时的广州市长,日军进攻广州,他弃城而逃,实在是行为无甫(谱)了。

        对当时的国军地方武装,老百姓也极尽讽刺之道,有首民谣唱到:“枪头突突,假装抗日;检查为名,抢劫为实。”这是花县群众讽刺和挖苦当时游而不击的国民党军队的生动写照。恨铁不成钢的老百姓,在另一首诗歌中这样写道:“可字写来口叮当,可惜孙文命唔长,若系孙文还健在,日本唔敢抗中央。”通过对国父孙中山的怀念,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奉行不抵抗政策的蒋介石。

        商衍鎏也对当时国民政府抗战不力的局势深有洞察和担忧,他在《感愤》一诗中写道:“塞云边雨东风恶,鼙鼓关山虏骑烟。北道和戎求魏绛,西通绝域望张骞。惊看砧肉供刀俎,忍撤藩篱逼冀燕。莫恃匡时新有策,长龙封豕欲难填。” 日军投降以后,花县政府也跟着迁回。因原花县县署已被炸毁,暂在三华乡资政大夫祠办公。花县人民还没来得及品尝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欢呼摆脱战乱带来的苦难,国民党挑起的内战便全面爆发,横征暴敛接踵而至。一些日伪汉奸,不但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还摇身一变,又钻进基层政权里横行霸道,花县人民又陷入另一个苦难的深渊。在老百姓中又开始流传着诸如此类的一些歌谣:“抗战八年容易过,和平三日吊沙煲”,“前门赶猛虎,后门进恶狼。朝代不改变,百姓定遭殃。”这是当时中国社会现实的反映,也是花县人民群众迫切的呼声和愿望。

三、救亡篇:枪口一致对日寇,誓将倭冠杀精光

        1938年春节期间,花县抗宣队组织抗日救亡戏剧下乡巡回演出。活动从花县县城三八圩拉开帷幕,然后在两龙、平山、象山、推广、三华、毕村、赤坭、白坭、冯村、莲塘、水口、塱头、炭步先后演出,历时20多天,演出20多场次。所到之处,场场爆满,很受老百姓欢迎,可谓盛况空前,影响甚广。这次下乡演出的剧目有:《放下你的鞭子》、《流寇队长》、《马百计》、《张家店》和《打杀汉奸》等,演唱救亡歌曲有《义勇军进行曲》、《全国总动员》、《保卫中华》、《保卫华南》、《保卫大广东》、《救亡进行曲》、《松花江上》、《毕业歌》等。炭步石湖村村民汤国行还组织“天星剧社”,编演过《国破家何在》等话剧,收到良好的抗日宣传效果。

        在抗战的文艺演出中,出现了一批优秀的粤曲作品,其中粤曲《九一八事变》写道:“可恨倭奴无理,恃势横行,占我东北沈阳,灾祸从天而降,言未讲,泪汪汪,亏我中华不幸,遇上倭寇豺狼,个个日人凶残,惨杀我同胞唔在讲,奸淫掳掠更猖狂。恶耗传来,怎么令人凄怆。行同猛兽,放火烧光,强占奉天,焚烧兵工厂。搬清军械,拆了营房,当地官员,被强遭捆绑,无辜惨杀,景况凄凉。讲到吉林更悲壮,我军弹尽粮绝,肉搏沙场。巨将我伤员拉埋生葬,哭声动地,无不珠泪双行,听到此言我心如泉降,大家同心合力,抗日救亡。”

        还有一首粤曲唱道:“忙忙走,走忙忙,紧急开赴到前方,唤起民众来抗日,参加义勇来武装。唔怕鬼子点凶恶,总要大家齐心肝,千祈唔好再分党,相争内乱更快亡,枪口一致对日寇,誓将倭冠杀精光,守为玉碎死,不作瓦存康,农工商学大团结,人人拿起刀和枪,收复被占既失地,赶绝日寇野心狼。今日祸在燃眉,再无其他路往,必须消灭日本鬼,挽救民族危亡,从今万众一心,合力奋抗,国仇誓报,杀尽日本豺狼。”

        另有流传在白杭一带的抗战民歌这样写道:“一九三七年,七月既七日,卢沟桥事变,来了日本贼,霸占我城乡,凶残大屠杀,店铺与民房,炸成变瓦砾,奸淫我妇女,抢我民间既珍饰,可杀汉奸们,罪恶弥过天,甘心做走狗,叛国去投敌,祸国又殃民,真系无耻人,中了敌人既诡计,终究死于敌,尤望众同胞,万勿推销仇货图利益,有钱要出钱,有力要出力,拿起刀枪上前线,同心合力齐杀敌。赶走日本鬼,保家卫国卫民族。”

反映花县人民献金救国的漫画

反映花县人民献金救国的漫画

 

        另有一首流传于赤炭地区的民谣也是四处传唱:“拍大臂,渡过河,人人豁争去杀倭,手慢之人捅几个,手快之人当割禾。”

        1938年8月~10月间,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在江西德安县磨溪乡万家岭一带,歼灭日军106师团等部队共17700余名,俘虏100余人,取得了著名的万家岭大捷。时任少将副师长的花县赤坭镇锦山村人宋士台和时任副团长兼营长的花山镇红群村人刘连湖都参加了此次战斗,在前线浴血奋战,立下了不朽功勋。一向关心时局的商衍鎏在《闻德安捷》中写道:“闻道德安捷,欢声万户同;舳舻章贡合,锁钥鄂湘通;会有收京望,欣看底定功;鹰扬初奏绩,刷羽健秋风。”

宋士台

宋士台

 

宋士台将军铜像

宋士台将军铜像

 

99岁寿宴时的刘连湖

99岁寿宴时的刘连湖

 

        商衍鎏可能不知道,就在同年的五月底,也就是几个月前,他的另一位花县同乡,原籍炭步藏书院村的谭生林作为155师四六三旅少将旅长,在陇海线罗王寨攻击战中率部担任主攻,打败了日军最精锐的土肥原师团,为徐州会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谭生林

谭生林

 

1995年,93岁高龄的谭生林将军从美国为宋士台之子宋绍炯发来贺年卡

1995年,93岁高龄的谭生林将军从美国为宋士台之子宋绍炯发来贺年卡

 

谭生林将军手迹

谭生林将军手迹

 

        值得一提的是,1944年,时任广东南路抗日游击队政委、大队长的新华镇岐山村人黄飞为了感化一批被俘的日军,特地画了一幅漫画,画面是一个日本老太婆,牵着牛到了高山顶,向西眺望,画中题诗曰:“爬上富士山,向西望太阳,太阳红光沉海底,我儿白骨葬沙场。”日军俘虏兵看了此画和诗都眼泪汪汪,一下子失去了往日骄横、凶残的气焰。黄飞烈士1938年在香港参加中国共产党,曾到广东宝安县从事抗日宣传活动。1948年12月28日,黄飞率部与国民党军作战,不幸身受重伤,送医途中牺牲,年仅27周岁。其遗骨现转葬恩平市鳌峰山公园,树碑立墓,以供后人纪念。

歧山战场之凤园

歧山战场之凤园

黄飞烈士

黄飞烈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谢非为花县英烈题辞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谢非为花县英烈题辞

 

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为花县英烈题辞

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为花县英烈题辞

 

四、胜利篇:八年秋月照人愁,今夜清光照九州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日本华南侵略军司令官也随即发表谈话,饬令所属停止战斗行动。9月16日,广州地区的日军举行投降仪式。10月8日,驻花县新街的日军第八独立旅团全部缴械,所有官兵均被押解至广州芳村花地集中营,花县重新回到人民怀抱,老百姓无不欢欣鼓舞,又创作出一批诗、词、联、曲。其中炭步镇鸭一村民罗国基为庆祝胜利所作的词传诵一时:“结伴扬尘,金风时节,盈车杨柳,满目川原,寻访青史,光芒一页。挽危亡,半壁江山,八年烽火,此地开遍碧血。踞长桥,五百雄狮尽怒,国耻家仇誓雪。人谁忘,浪激幽燕,泪飞华夏,孤旅河上男儿,炎黄英杰。军帐里,匣剑长鸣;兵场上,目耻常咧。忍听第一关外,三千万黑水白山呜咽。松花江,流亡曲,唉武穆冲冠词切。卷天潮响,岂许倭奴,亿万神州潜窃。呼跃起,北窃芦,南百粤,血肉长城喋。青纱帐里,夜露湿军衣;五岳岩头,霹雳敲金跌。眼看强虏。凶焰澹灭;抹了旗中赤,只剩降幡白,武士道精神骨折。到如今,虎狼安在,唯英雄遗事,任子孙凭吊,火笔悲壮说。依然芳草,更多花树,戚戚叹声,唱卢沟桥晚月。向大行奔奔,香山叠叠,血债这般,何时了结。托高牌,觉丹心犹动,肝肠还热。赋百新词,献至高天,汪洋大恨,留挂宛平城阙。”

        1941年5月,日军曾将文岗、塘尾、竹湖一带均划为封锁线无人区,逼迫于村民离村,随意拆民房修工事,文岗村民举家逃难,流离失所,有老弱病残者宁死不走,有的则白天走,晚上回家,冒死抢收农作物,至1943年6月,三年时间内,光文岗一村死于日军刀枪之下的就有400人。抗战胜利后,文岗村谭生元撰嵌名联:“文化被摧残,国上重光耻未雪;岗风虽无恙,从兹励志奋图强。”另有一则无法查寻作者的楹联,曰:“文村被摧残,断壁残垣,子孙莫忘奇耻辱;岗民遭枉杀,腥风血雨,后人永记海深仇。”

        原花县政协副主席、离休老干部,现年91岁高龄的冼政光也曾写下一首抗战诗:“首战卢沟奏凯歌,雄师百万守山河,延边拔出将军剑,共挽狂澜灭恶魔。”另有署名张竟的作者也写道:“八载烽烟国上侵,山河破碎振民心,三军浴血驱倭寇,大地重光报捷音。”

        而一向忧国忧民的商衍鎏在诗作《乙酉中秋望月》中欣然写道:“八年秋月照人愁,今夜清光照九州;相望园时欢玉宇,那从缺处认金瓯。星疏数点微云淡,雨久连番宿露留;尚冀吴刚休纵斧,广寒辜负梦中游。”

        山河重整,普天同庆。诗人也终于可以展颜一笑了。

        日军碉堡遗址

日军碉堡遗址

 

抗日名将伍观淇

抗日名将伍观淇

 

广东儿童教养军童子军紧急疏散

广东儿童教养军童子军紧急疏散

 

广东省省主席李汉魂和夫人吴菊芳

广东省省主席李汉魂和夫人吴菊芳

 

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夫人吴菊芳在韶关收养的花县难童

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夫人吴菊芳在韶关收养的花县难童

 

        作者介绍

        (刘浪: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知名作家。现为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中国民间文艺家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青年文艺学会华南分会常务理事、广东省楹联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文学艺术创作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花都区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等。迄今在国内外600多家报刊发表文章2000余篇次,先后出版作品集《俗事吾睹》《兄弟是手足》《紧急任务》三部,参编《菊花山下:花都名人廉洁故事》、《骆秉章研究论文集》、《一帘花影:花都区廉洁楹联诗文鉴赏》等多部。)

        主要参考文献:

        [1]花县政协,《花县文史》第十辑,1987年12月;

        [2]周满华,《花县英烈》,中山大学出版社,1991年1月;

        [3]花都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花县志》,1995年;

        [4]花都市政协,《花都文史》第十六辑,1996年10月;

        [5]李昭醇、倪俊明,《广东百年图录》,广东教育出版社,2002年11月;

        [6]陈棣生、林锡泰,《花都奇葩—民间文学作品集》,澳门出版社,2006年1月;

        [7]陈建华,《广州市文物普查汇编》(花都卷),广州出版社,2006年11月;

        [8]花都区政协,《花都文史》第二十四辑,2007年2月;

        [9]卢一凡,《巴江人文荟萃》,年份不详。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