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32221位访客
通知公告:
骆秉章故事小辑
刘浪
少年勤学,大器晚成

      清乾隆五十八年(1893年)三月十八日,骆秉章出生于炭步镇华岭村。因曾祖骆国佑、祖父骆楚行于乾隆年间已从花县迁居佛山,故秉章虽出生于花县,不久即往佛山与父亲骆珝元(号诚斋)同住。秉章弟兄三人,他排行最幼,且以其天资最为聪颖。秉章勤学苦读,道光二年(1822年),他与何润之、任元梓等第一次赴京会试,但无功而返;道光九年(1829年),秉章与程黻屏、陈兰阶等再次赴京会试,依然名落孙山;道光十一年(1831年),他第三次上京会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得中壬辰科第六十名进士,殿试二甲第二十七名,朝考入选,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此时,他已年界不惑,可谓大器晚成。

不徇私情,稽查银库

      道光二十年(1840),骆秉章奉旨以查库御史身份稽查户部银库,库官告诉他,按照例规,他们在收取各捐项时每一百两加收四两,二两归库官及查库御史作为酬劳,你在此当一年的查库御史,大约有二万两的额外收入。骆秉章说:“我已受朝廷俸禄,这些额外之财,我分厘不敢接受。”除个人拒贿外,他还要求随从在库内办事不准索取分文。他规定,每次收捐项与各种税课时,要严格把关,绝不徇情。有一回,他的恩师,史部尚书潘世恩的亲戚“乾泰号”来交税,库官秤后说少了二十五两,结果骆秉章也让“乾泰号”补足了税金才过关。

用心良苦,计赚左公

      咸丰三年(1853年),骆秉章新任湖南巡抚,听说了左宗棠的大名和才气,便再三遣使请他出山,但左一直没有答应。秉章便心生一计:假藉捐输,把左的女婿陶桄(原两江总督陶澍之子)拘押在巡抚署衙内。左宗棠一气之下赶到长沙,欲质问骆秉章为何乱抓人?秉章听说左宗棠来了,亲自在大门口迎接,笑着对他说:“我只是想请你出山,岂敢屈辱陶公子。”左宗棠见骆秉章如此用心良苦,而且敬重骆的为人与坦诚,觉得不好再推辞,于是答应留下来,以帮助骆秉章对抗太平军。左宗棠出山充当骆的幕僚后,俩人合作持续了整整六年,成就了晚清时代一段罕见的政坛佳话。

临危受命,保卫长沙

      咸丰二年(1852)年,太平军攻打长沙,时骆秉章因奸人陷害,被朝廷罢官,但新任湖南巡抚未到,且长沙城多坍塌,情势危急之下,秉章带头捐修城款三百两,在其带动下,省城司道官员皆捐。又即奏请借库款二万两启动修城。7月中,城门修好,城垛已备,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才领一彪军杀到,奋力攻打长沙城。骆命左宗棠专门拆除长沙北门原铁佛寺一座铁菩萨铸成两门“红夷大炮”,并寻机炮毙肖朝贵。太平军围城攻打81天,最终无功而返,长沙之围遂解。

大局为重,支持湘军

      咸丰三年(1853)年,朝廷命曾国藩组织团练,建立湘军。作为湖南最高行政长官,担任湖南巡抚的骆秉章全力支持曾国藩。他广罗英才,练勇助剿,军威渐振。后来,骆秉章尽湖南人力物力,全心支持湘军。仅1856年,曾国藩派遣湘军开赴浙江与太平军作战,骆秉章即每月从湖南各地调度拨付饷银三十万两支援前线,一年就高达三百六十万两。在曾国藩亲率水师战靖港失败,一度投水自杀之时,湖南布政使徐有壬、按察使陶恩培请奏劾罢其军。骆秉章劝说,“曾公谋国之忠,不可以一时胜败论也。”

运筹帷幄、剿灭翼王

      同治二年(1863年)正月,太平军翼王石达开穿越云南、贵州,渡过金沙江,突入川西,时任四川总督的骆秉章率由川军、湘军和土司“夷兵”组成的大军埋伏在大渡河两岸,对石达开部进行围剿。五月,石达开被围于安顺场,已无力再战,写信给骆秉章,希望“宥我将士,请免诛戮”。随后自带儿子等人入清营,向骆秉章投降。随后石达开被押解成都处死。太平天国运动在四川宣告失败。

廉洁奉公,堪为楷模

      同治六年(1867年),骆秉章在四川逝世时,成都将军崇实问骆之侄治丧情形。其侄拿出骆秉章所有的家当,仅箱笥五六具。里面除官服外,其余衣服全是旧衣,其中还有粗布缝制的。余有银子八百两,每封都有藩司印花,证明全是官俸银。崇实大为感动,最后奉旨赏银五千两治丧,其侄方才有能力扶柩回乡。

声望卓著,彪炳青史

      同治六年(1867年),闻骆公病逝,成都百姓千余人,欲入署一哭,为材官所阻。翌日,乃相与在照壁下设一棚,上供公神位。棚下终日千百人头缠白布,叩拜于地。阖城人家,悉揭去红纸门联,易以白纸,上书哀恸之词。府县官皇然以为此与国讳无异,饬街首沿门劝告,始揭去白联,仍不复张红联以示哀。柩由水道回粤。舟行所经城镇,人士夹道罗拜,香烟千里不绝。至夔府时,舟忽滞于浅滩,绅民争去鞋袜,涉水扶舟,送入深处。

认亲拜祖

      骆秉章十多岁参加南海县(佛山)县试,得中第一名。但因该县并无骆姓,主考官否定了他的成绩,叫他返原籍参加考试。秉章回家询问户籍情况,母亲告知他原籍是花县炭步镇骆村,后迁居佛山。于是秉章即返骆村认亲,希望能在花县应考。谁料当时骆村族中主事因秉章母亲是改嫁去了南海竟不承认他是骆村人。秉章只好无功而返。途经大窝村时,得到一位同姓指点,找到华岭村当事人骆秉行收留入籍。秉章高中举人后回乡归宗拜祖,受到了骆氏宗亲的热烈欢迎,盛况空前,以至于当地今天还流传着一首民谣:骆村举人华岭中,莲塘拜祖逞英雄,五指龙园烂衫都当尽,横岗大窝倒晒一山松。

巧断西瓜案

      某年夏,骆秉章回乡省亲。路上见一个硕大的野生西瓜,便割下准备与随从分食。谁知西瓜切开后,血水流了满地。大家惊恐不已。秉章命人扒开瓜蔓,挖土后发现埋有尸骨和一包陶灯盏,旁边一块瓦片上还用血写着“你若错时我亦错,灯盏何须用膊托?从此冤仇沉海底,欲想报仇马出各”。因粤语“各”和“角”同音,秉章想:把“角”字写成“各”,“马出各”是个“骆”字,这事定有冤情,必由我来解。其后他便几经查访,终于使案情水落石出。原来当地有个理发匠是个赌徒。一天,一中年人肩扛布袋到他这里理发。他见布袋里鼓起一块块的,误以为是银元宝,便借刮胡子之际,用剃刀将中年人杀死。但是打开布袋,才知里面装的是陶灯盏。理发匠又后悔又惊慌,只得将尸体和陶灯盏全部埋在路边,但又怕死者冤魂不散,便拾起一块瓦片写了上面四句话,意思是想报仇除非马长角。殊不知天意弄人,遇到了骆秉章以致案发。后来,大家皆称秉章为“骆青天”。

爱食芋荚干

      炭步镇芋头远近闻名,其芋荚干更是美味可口。骆秉章每次回乡,此物在餐桌上必不可少。有一次,华岭某亲友去四川探望做总督的骆秉章,便带了一大包芋荚干作为礼物。秉章略微吕尝了一些后,其余都舍不得吃。等亲友要告辞回乡时,秉章抱歉地说:“本人薪俸微薄,积蓄无多,无法给你足够的路费返乡,请你把这包芋荚干到衙门旁边的市场去摆买,只说是广东特产,随你信口开价,自会有人向你购买。”亲友半信半疑。谁知摆开不久,就有个官员模样的人出了十两银子,欢天喜地买了去。不久,骆府中便出现送礼之人,帖子上写着“微物请骆大人笑纳!”等字样,打开精美的礼盒一看,正是芋荚干。秉章拆去包装,又让亲友如法拿到市场上摆卖,果然,没多会,又有一官员花二十两银子将芋荚干买去。如此循环往复,一包芋荚干竟卖得一百多两银子,亲友回家的盘缠已绰绰有余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拜盘古文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