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28655位访客
通知公告:
国酒茅台与骆秉章的不解之缘

        大家都知道,茅台产于贵州仁怀市的茅台镇,被称为中国的“国酒”,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此酒和晚清名臣,花都乡贤骆秉章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远古大禹时代,赤水河的土著居民——濮人,已经很会用土法酿酒。在汉代,今茅台镇一带开始有了“枸酱酒”。据《遵义府志》载:枸酱,酒之始也。就是说的茅台酒。其后很长一段时间,茅台酒起起落落,虽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销量,但很少能走出深山。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骆秉章由湖北按察使调任贵州布政使,保留着饮酒吟诗士大夫秉性的骆大人一上任,便发现当地产的的茅台酒色清透明、醇香馥郁、入口柔绵、清冽甘爽、回香持久。于是他便下令仁怀地方官员大造茅台,并专程绕道取此酒送往北京给道光皇帝品尝。一时间茅台镇百姓均以当地的酒能成为皇家贡品为荣,争相生产酿造茅台酒。

        骆秉章虽在贵州任上不久,即转任云南,但因他的重视和倡导,以前生产凋敝的茅台酒却由此兴旺起来。当地产的“茅台春”、“茅台烧春”、“同沙茅台”等酒声名鹊起。据清代《旧遵义府志》所载,当时“茅台烧房不下二十家,所费山粮不下二万石。”茅台酒远销滇、黔、川、湘,一时间有“酒冠黔人国”的说法。

        咸丰十年(1860),骆秉章被任命为四川总督入川督办军务。一直没忘茅台酒香的骆秉章特地遣人调来茅台酒百桶作为犒赏三军之用。其时,云南蓝朝鼎、李永和起义势力正盛,十余万人进攻绵竹,骆秉章亲自率兵“进剿”,连破义军营寨十多座,解了绵州之围,并乘胜追击,杀死义军四万余人。骆秉章与将士们痛饮茅台,欢庆胜利。一时间,军中皆称茅台酒为“得胜酒”。其后,骆秉章率得胜之师,几经征战,一举歼灭四川境内的各股起义军,将“川南北一律肃清”。

        同治二年(1863年)正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兵分三路,从云贵边界攻入四川,骆秉章笃信茅台酒的威力和其在军中“得胜酒”的好意头,急从贵州等地调来茅台酒数吨,以预得胜之意。石达开准备横跨大渡河,直取成都。骆秉章排兵布阵,一个由川军、湘军和土司“夷兵”组成的伏军张网以待。石达开义军先是渡河中段遭枪炮连环袭击,后又被清军劫取粮道,陷入死地。无奈之下,只好写信给骆秉章,希望“宥我将士,请免诛戮”。随后自带儿子等人入清营。骆秉章剿杀和遣散太平军余部七千多人,并奉旨将石达开押往成都凌迟处死。

        据传临刑前,骆秉章被石达开英气所动,特赐茅台酒一瓮给其壮行。石达开痛饮此酒后慷慨就义。在这里顺便提一下,有的史料上说,骆秉章为了让石达开死得痛快,特赐毒酒以减少其痛苦,这一点不足为信,因为咸同年间,曾国藩和骆秉章等清朝官员均对被俘的起义军将领酷刑加身,想借此吓倒当地的平民百姓,不敢再造反作乱,对国内此起被伏的农民起义,起到一些威慑作用。况且,先毒酒赐死,再作凌迟之刑,在清朝也是欺君之罪。剿灭石达开起义军后,同治皇帝因骆秉章“懋著公忠”,嘉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并赏戴双眼花翎。

        骆秉章一生对茅台酒情有独钟,也是由于骆秉章的极力推荐,清同治年间,茅台酒被正式定为宫廷贡酒。同治六年,骆秉章被授予“协办大学士”,因此,此酒也曾一度被称作“大学士”酒。

上一篇:左宗棠和骆秉章轶事    下一篇:没有了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